性侵受害人何时不再被二次伤害,快递员性侵女

作者:成人娱乐

问题:受害者递给对方安全套,会对强奸犯判决结果产生影响吗?

能将伤害降到最低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反抗

生命高于一切,在受暴力、胁迫受到性侵害无法避免时,应想法设法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必要情况下主动提供安全套也可以保护生理安全。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是“形影不离的”,很多案件都是由于被害人不合理的抗争导致罪犯起杀心。不管怎样始终相信人性本恶,懂得自我保护意识,生命至上!

回答:

女生被侵犯时,主动要求男方戴套,还能不能构成犯罪行为!

根据题意及描述,老兵个人观点认为,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以构成犯罪事实!应该用强奸罪定罪判处,为什么呢?请听老兵简浅解答!

女方在受到性侵伤害时,为了保全生命安危!在不得而为之的前提下,主动向男方提供安全套!而是处于自卫,不是同意!所以说并不影响性侵犯罪的定罪量刑……

回答:

强奸罪是只违背妇女意愿侵犯隐私达到快感的行为,女人受到强奸时候在迫不得已情况下提出要求犯罪嫌疑人戴套行为来看,女人并不恐惧被强奸,而是处于为了防止怀孕和艾滋病的前提下。很显然女人开始不同意但是后面有同意的想法。不然女人可以利用男人戴套这个瞬间击倒犯罪嫌疑人。

我认为这个强奸罪可以成立。但耀看女人的意志力和本身身体是否弱小。如果女人的身体强壮完全击倒男人的前提下提出戴套那么在理论上是不构成罪名。因为逼迫女人后被害人有同意的倾向,之前还看了一个新闻,一个犯罪嫌疑人强奸时候女人性冲动骑到男人身体上用力过猛将男人的生殖器官压断了。这就是一样的事情发生,因为女人有身体需要倾向产生的。

回答:

看完题主的描述,让我为这个女性受害人深表同情。她在人财两空的情况之下的,不得已为罪犯提供了安全套,来保证自己不受到最大的伤害。

试想一下如果罪犯有艾滋病,而受害女性没有提供安全套的情况之下的,会是受害女有可能患上艾滋病。这种伤害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就会是致命的打击。所以她能在危急时刻,为自己争取到好一些的权益,我觉得这个受害女是明智的。难道非要来个玉石俱焚,危机到生命才算是贞节烈女吗!

但是她并没有等于同意跟罪犯妥协而苟且,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的,为自己少受一些伤害,而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罪犯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行动,所以依然应该按强奸罪和抢劫罪来处理!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也不能因为受害女提供了安全套,而算作通奸!因为罪犯是强迫与受害人发生关系的,这在主观上,已经构成犯罪!

我是容姐,一个喜欢实话实说的中年女子,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也希望能够对你对你有所帮助!

回答:

近些年网上流行一种说法,就是遭到坏人胁迫企图强奸的时候递上避孕套,还夸大成为女性在遭到强奸时降低伤害的万全之策,但实际上预防性侵犯并没有万全之策。女性出门携带避孕套只是作为保护自己的手段之一,遇到危机情况不一定奏效。递戴避孕套给犯罪也应够成罪犯的强奸罪,如果不追究罪犯的刑法,没有法律约束他们,这样的犯罪会造成天下大乱的。

皮艺军:对于遭受侵害,受害者的家庭没有办法承受,即使受害者的家人痛恨施暴者,但是他们对受害者的责怪也会让受害人觉得无处可逃从而导致悲剧。真正宽容、公正的社会应该有大量的民间组织,比如专业的妇女热线、民间组织等专业人员给性侵受害者一定的心理疏导。

马忆南:性骚扰和性侵的概念应该好好界定一下。性骚扰,是一个与行为和感受联系在一起的概念,是一方违背他人的意愿,通过诸如文字、图片、音频资料、语言、动作等具有性意味或者性内容的方式冒犯他人的行为。性骚扰的行为属于让对方感觉受到冒犯,而不被对方欢迎。

被强奸受害人递给施暴者避孕套,不能改变强奸性质。

但凡强奸,都是施暴者施行暴力行为,或以死亡威胁,或威胁杀她亲人等恶劣语言行为。

总而言之,强奸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就可以成立的。告人家男性强奸你,必须有足够的证据和准备的情况下,警察才会立案。如果是诬告啊,你女人也是必须吃官司承担代价的。

再比如,从机构层面建立完善的反性骚扰自我监督机制,建立行业自律规范和体系,不要让身处底层的普通员工想反抗性骚扰时,连求助的门都摸不到。

我们必须强调对女性精神层面伤害的严重性,而不能用男权主义来解释。不能认为“没有杀害、暴力,就不算明显的伤害”,性侵就是一种伤害,是心理上的强制。

回答:

回答:

记者:我们注意到,在一些事件中,一些受侵害者在报案后往往首先进入的是调解程序,为何会有这样的步骤?

记者:在目前一系列被曝光的性侵事件中,当事人都有一个问题,她们不仅缺乏反抗侵害的力量,更在事后也难以获得足够的勇气支持。不管是受害者还是围观者,关于性侵的观念都应该更新。受害者不应该再因为恐惧与无知受到更多的伤害。

只要受害人报警,警方受理案件后,不会因受害者递给强奸行为人避孕套,就意味着强奸行为不成立。

受害者在施暴者强硬施暴过程中,为了自身不受到更大伤害(担心传染性疾病甚至HIV病毒),绝望且无奈的递给施暴者避孕套。这也不意味着受害者同意强奸行为的发生。

3522vip 1

现在被认为的“过度宽容”,其中很大一部分源于很难取得证据。如果有性关系发生,女方能保留物证或者有亲属站出来为她们作证。但现实是,女性被性侵后隔几天去报案或者多次被性侵以后去报案。

皮艺军:调解有一个好处,就是隐私不被曝光。如果进入到起诉环节,受害者就要被公检法的各个环节来询问,所有人都知道她的事情。调解的好处是保护隐私也能得到对方的赔偿,不好的地方在于性侵者很难受到惩罚。要是起诉性侵者,要到法庭去作证。律师、法官、检察官会反复询问,受害者不一定受得了。

因此这一行为不会影响对强奸犯罪行为的审理与判决。

回答:

这个问题很难解释!首先,假如真有相似案件发生,我想会有很大比例的判决会有利于“犯罪嫌疑人”。因为很简单,国内就有“带套不算强奸”,因反抗强奸行因为弄伤“嫌疑人”生殖器被判赔偿的报道和各种传说。在片面宣传学习和借鉴西方所谓保护犯罪嫌疑人基本权利的导向作用下,涌现了众多“某地法官”各种奇葩的判决和诉求案例,成为公众、百姓声讨的对象和酒足饭饱后调侃的谈资。这些法官和嫌疑人辩护律师根本(或者有意)忽视了刑法对于强奸“各种非法手段……”的定性解释,扭曲了“违背妇女意愿……”的界定,“你给了套,就是你愿意了”……所以,强奸,很容易演变成了“通奸”,甚至能引申成“卖淫”行为。本人一直认为,保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利,是在对其定性犯罪事实并接受惩罚,其人身权利因此受到限制以后才能确认开始。在犯罪嫌疑人犯罪行为进行时,其违法行为在先,其人身权益和安全根本不应该受法律保护!法律首先是用于保护守法公民,惩治犯罪行为的。用法律保护犯罪行为,就是纵容犯罪。

回答:

犯罪嫌疑人在实施性犯罪时,女性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在犯罪嫌疑人没有主动犯罪中止,或者没有周围环境的变化,比如过往路人的冲击,或者见义勇为者的救助,女性单凭个人能力逃脱被侵害的可能性比较低。在不能有效制止被侵害后果的发生的情况下,女性为了最大限度的减轻损害程度,向犯罪嫌疑人主动递交避孕套,实属无奈之举。这绝不是女性同意两者之间进行性行为的表示,更不是犯罪嫌疑人逃脱制裁的借口。个人观点,如果犯罪嫌疑人接受了避孕套实施犯罪,和拒绝使用避孕套应该在裁决时有轻微的区分。因为使用避孕套会对避免两人的性病传播或者某些传播疾病的扩散有一定意义。在判罪量刑时可以给接受避孕套的犯罪嫌疑人1——6月的减轻处罚。对于没有接受的,则应该按照法律规定,从严打击。简而言之,我的观点就是,都是强奸罪,但有些许区分比较好。

回答:

我认为不应该,受害者递套,说明是对受害者更深的伤害,应该追加罪过,怎么可能变成减罪的理由?

回答:

对于罪犯来说,犯罪就是犯罪。。。这只是受害者无奈的保护自己。。你强奸犯还是一样的犯罪行为,为什么会影响

回答:

问题是如果不适当从轻,以后强奸的就没人戴套了,女性受二次伤害成了必然,所以应该戴套维持现有强奸判刑,不戴上调一级判决,比如强奸无期徒刑改成戴套无期,不戴死刑

回答:

犯罪的动机是第一位的!

回答:

这女方是故意带好套子走夜路等人犯罪吗?然后又通过法律赔偿和解??这招不错!爽又爽到了,钱又可以拿,比坐在红灯区等客强多了

本文由3522vi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