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摩根,快播王欣出狱归来

作者:成人娱乐

问题:快播王欣下一步会往哪个区域走?

微博:好奇村长

问题:7日,知情人士称,快播创始人王欣已经出狱,王欣的百度百科也快速更新了这一消息。n7日晚,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发微博晒照证实了该消息,透露王欣身体很好,思维并未落伍,大家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

3522vip 1

回答:

看客网:http://www.02e3.com/hulianwang/25615.html

回答:

3.jpg

其实在王欣入狱之后,快播原先的团队并没有真正意义的解散,原来快播的系统架构总设计师兼CTO王羲桀就带着团队成立了“新华云帆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移动多媒体广播电视、多媒体技术开发和广播影视数字化业务。具体的项目包括云帆加速、放眼直播、视频头条等。

【原标题:王欣归来:快播已经落幕 团队四散而去】

王欣,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 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及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他最作为曾经最好用的视频播放器的缔造者,确实给我们带来了许多记忆。但是由于前几年间的一些原因,他不得不入狱,但如今也算是出来了,他是要选择重振雄风呢还是另谋他路呢?
3522vip 2其实,作为一位曾经的互联网通信领域的CEO,他的选择有很多,在入狱前,他就已经拥有着许多粉丝,铁粉,不谈别的,光这几亿人的铁杆粉,就是一笔最大的软财富,绝对是他东山再起的机会。再加上他从事这个行业所积累的人脉、经验,绝对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
3522vip 3加之现在互联网已经普及到了大部分家庭,像这种有着无比人心的人物,肯定会收到许多人的追捧。

今天,王欣恢复自由了。

3522vip 4

10天前,王欣的太太在微博发出一条新年祝福——感谢又一年的相伴,而很快,她的丈夫、快播创始人王欣也即将归来。

不管是东山再起,还是涉足其他行业,都为他支持!

2016年春节前夕,女儿问刚从北京回去的王欣太太,“你怎么不把爸爸接回来呀?”她希望下次和女儿进京能接回王欣。

在今年年初正式上线了原快播团队开发的区块链相关项目-流量矿石宝盒,这是一款挖“流量矿石”的硬件设备,利用闲置流量,挖矿赚钱,可以兑换视频会员、充值话费或兑换购物卡,这个项目的首席产品架构师同样是王羲桀。

2016年9月,海淀人民法院公开了快播涉黄案的审判结果,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回答:

这一等就是两年。2018年春节,他的女儿终于可以与父亲团聚。

当年王欣曾说过一句话:“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现在他终于都回来了,不知道接下来的再一次创业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还会有哪些让万众拥护的项目?我们拭目以待。

3522vip 5

欢迎点击右上角关注“罗超频道”,获得最新互联网评论、干货和资讯。

三年半前,身为快播CEO的王欣从韩国济州岛被押解回北京,后因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至今天出狱,一天没有减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刑期的计算与折抵,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2014年8月8日被捕的王欣已经刑满。今日,据创业家报道,有知情人士称,王欣已经出狱,王欣的百度百科已经快速更新了这一消息。

首先,王欣说了,不会再碰视频了——虽然视频特别是短视频目前还是风口。

一位熟悉他的朋友告诉《中国企业家》,“监狱管理严格,探视不好安排,除了妻子,能见到王欣的人不多。”

快播落幕

王欣透露接下来要从区块链再出发,这个决定让许多人意外,王欣要追热点。

他还透露,王欣本人状态挺好,还有斗志,他有意重回互联网江湖,再干一番事业。

王欣的第一次创业始于2002年,因为不喜欢国企的工作范围,王欣创立了一家音乐交换软件,但最终3年告吹。随后,已与陈天桥相识的王欣进入盛大,任职SDO部门助理总监,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不过在盛大也仅仅停留了一年。

3522vip 6

快播起步于视频行业的草莽时代,通过P2P技术迅速在市场站稳脚跟。有数据显示,2012年,快播总安装量超过3亿,当时中国网民数量也就五六亿。至今,王欣与快播没有被互联网忘记。

2007年12月,王欣正式创立快播,起初是只有不到5个人的创业团队。但数据显示,2011年后,“快播”已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到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超过当年网民的半数,一度占据视频网站市场份额的70%。

‍那么,王欣为什么要从区块链再出发?

过去的42个月,王欣主要通过书籍报刊了解市场变化与行业动态。高墙阻隔,他无法悉数掌握外部变化。

在2013年,快播的年收入已经达到3亿元,一方面通过软件捆绑营销,获得用户付费下载收入,另一方面进行游戏推广,进行游戏分成。当时的资料显示,快播公司包括视频业务、快玩游戏平台业务、大屏幕业务三大业务,公司在2009年实现盈利,2011年销售额达到1.3亿元,而直到现在,视频网站们也鲜有盈利。

王欣要投身区块链的决定不难理解,视频对于他来说已不堪回首,而且在移动时代快播模式本身也难以立足。区块链则是当前各行各业关注的热门技术,王欣技术出身,快播在P2P上有很深厚的沉淀,这是区块链的基础技术之一。而区块链在经过2017年的洗刷沉淀后,2018年才迎来落地时刻,王欣此时入局依然还有机会。

但如今的互联网于他而言应该非常陌生。BTA三分天下演变成AT斗法,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在资本助推下快速变大,成为最具颠覆能力的三小巨头。

转变发生在2014年4月22日,当天,大批警察进入快播的深圳总部,所有电脑遭到查封,核心人员受到控制。在逃110天后,王欣被抓捕归案。

3522vip 7

即便视频行业,也是风云流转。在王欣面对高墙的日子里,那些老对手,某种程度上也算老朋友,或沉寂、或挣扎、或落寞。如今互联网谈起视频是快手、抖音和火山。他们的创始人头顶光环,估值和市场呼声一路高涨。

一个月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到快播送达了拟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因涉嫌严重盗版拟对快播公司处以2.6亿元罚款,当时的快播公司就已经名存实亡,中高层都已不在公司。

几乎可以确定,王欣不会去做数字货币或者ICO。在去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文给ICO判了死刑后,人们就一直在寻找区块链应用的新场景。快播前元老、系统架构总设计师兼CTO王羲桀创办的云帆科技当年从快播接收的流量矿石项目,已在去年8月进军区块链,旨在打造全球首个区块链与共享CDN结合的落地项目,思路跟迅雷玩客云如出一辙。不只是迅雷玩客云和流量矿石,360路由器、极路由等智能路由器玩家都加入了区块链 共享计算的市场中。

王欣错过的很可能是一个时代。

快播的倒下并非没有征兆,首先来的是版权,2013年12月,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等处以责令停止侵权行为、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

3522vip 8

狱中生活

“去年7月之后,快播的团队就解散了,其他办公地点也退租了,我把公司一些东西挪到了上面,算是给王欣保留了快播,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可以看到这个地方,但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2015年6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王欣太太说道。而当时的快播,由于资金原因,也已经挪进了一间不足50平米的房间,只为了保留快播,并无工作人员。

因此,王欣或许会加入到这个公司,或者投身到这个领域,利用此前做P2P点播的积累,来做区块链 共享计算。

2014年快播危机爆发,王欣太太为其奔走呼吁的时候,部分关联方却自然地避嫌。

到现在,快播旗下的六家公司除北京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以外,都已注销。一家黑马公司轰然倒下。

不过,区块链 共享计算也遇到一些麻烦,此前迅雷因为区块链概念股价一度暴涨,因为在玩客云中引入玩客币而引发公司内乱,最终迅雷玩客币不得不更名为“链克”并禁止转账,避免变相ICO的嫌疑。可以说,当前可以让我们感受到区块链技术价值的杀手级应用还没出现,区块链技术还在概念性证明阶段,距离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实,王欣对资本非常挑剔,不肯随便拿钱。2007年快播成立,曾李青和周鸿祎成为天使投资人,软银赛富投了A轮。江湖流传着一种说法,王欣拒绝过IDG和李彦宏的投资。

技术的原罪

回答:

“他偏向于懂产品、懂业务的基金。”软银赛富投资基金合伙人羊东向《中国企业家》回忆道。投资快播时,王欣没有因为赛富的名头直接拿钱,而是连续发问,是否了解视频行业,投资过哪些视频网站,会不会与快播发生冲突。投资谈判时间不长,前后也就2个月,说服王欣的确不易。

王欣曾否认过犯罪——“公司无罪,我无罪。”王欣说,快播不具备传统意义上的上传、搜索、发布功能,它的作用仅仅是给视频编码、编号,发布的功能是由第三方管理员实现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外界看到、然后传播,所以快播不具备传播属性。

快播曾经依靠“X色”生长,在国内火爆一时,用户量高达5亿,曾是国内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不过由于被人举报,其CEO王欣入狱,快播团队也已经分崩离散,在这几年,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视频网站陆续推出集合视频内容的播放器抢占市场,快播想要重拾视频播放器的市场份额并非易事,加上正规影视视频版权等问题也会让快播困难重重。

一位快播前高管告诉《中国企业家》,出事前,王欣与互联网圈诸多大佬来往从密。甚至在他羁押期间,这些人与快播高管一起,帮忙寻找律师,准备材料。

“我无法想象,快播每天有上亿用户看淫秽视频,包括在座的都在看,我不相信。”在一审时的王欣看来,快播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就算用户不用快播的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

如今王欣出狱,二度创业是必然,其出狱当日就与姚劲波等会面,大谈AI、视频、区块链!依靠在快播时代积累的市场资源和追随者,王欣的创业必然引起大量的关注,创业者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优势,有理由相信,王欣的再度创业还是会在基于视频的基础上,然后结合AI,诞生的是什么?就是如今的短视频智能化推荐APP路线。

服刑以后,王欣的妻子从深圳赶往北京探视,一位互联网圈的朋友经常接待,并帮忙为王欣买书。

但到了半年后的二次庭审,王欣已经认罪认罚,“我们有一定的错误,传播淫秽视频是不争的事实,出现问题之后我们没有采取更加有效的监管手段,特别我也没有对公司进行业务转型,色情视频的传播也是对公司有帮助的。我觉得我们在社会责任跟公司利益两个问题上,我们更多的选择了公司利益,这些淫秽色情内容对很多用户造成了伤害,很多还是青少年,这也是一种失职、一种犯罪。”

3522vip 9

高墙内,王欣读过的书远不止几十本,主要是经管类或与互联网相关的,也有人物传记、科幻小说。王欣还会写信、打电话,与朋友谈互联网的发展,讨论时下的创业风口。算起来,写信更多一些,打电话有限制,而且时间不确定,有时会在朋友早高峰出门的时候,有时是工作期间。

在庭审上截然不同的态度也给王欣的刑期留有了余地,一审公诉人建议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最后定格于三年半。

源自风生焱起的个人分析,专注财经分析多年,欢迎关注本帐号以便获取更多财经知识

失去自由前,王欣最大的爱好是钓鱼,而且是海钓。很多人跟他一起出过海,朋友、同事,也有投资人,极少有人真感兴趣,王欣却乐此不疲。

去年年底, 王欣太太曾发微博称:“感谢又一年的相伴,终于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老公等你!”而互联网似乎也在期待着王欣的回归。

回答:

坊间传言,2014年王欣被通缉期间,有关方面让人约他在济州岛海钓,他果真赴约,飞机落地无法入境,被警方押解回国。在后来的庭审中,王欣称不知道自己被通缉,去济州岛目的就是钓鱼。

四散的快播团队

我结合当前视频领域现状,以及快播旧部的情况来聊聊!

海钓,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王欣是湖南人,到深圳工作之前,就喜欢钓鱼,但没在海上钓过。为了学习,他跟随油井补给船到南海钓鱼,上去就晕船,沿途七八个小时,颠得七荤八素,呕吐不止。到达目的地,以为可以安心钓鱼,不料船不停晃动,比之前晕得更厉害。王欣服下晕船药,再吃一些预防晕船的食物,然后垂钓。海鱼个头大,钓上一条拉不上来,随行的朋友一起拖拽,忙活一大圈,又开始晕船呕吐。

曾经的快播团队如今也已经四散。

现在是的视频领域早已不是王欣入狱时的状态,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行业进行了整合,独立的在线视频网站和视频客户端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已经消失,PPS并入百度系的爱奇艺,优酷土豆合并进入阿里系,PPTV也消失被苏宁收购,剩下还有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以及国内上市的暴风影音。可以说,当前基本是BAT三家在激烈竞争,暴风借助国内上市后获取的资金有了足够的底气,而搜狐虽然存在感不强,但是好歹也是集团作战,背后有整个搜狐体系在。

“某个瞬间,看着四面都是茫茫大海,会感到绝望。”与王欣一同出海钓鱼的快播前高管说。

在快播被封半年后,快播团队的一部分成员成立了一家名为“新华云帆科技有限公司”,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多媒体技术开发、移动多媒体广播电视、广播影视数字化等,快播系统架构总设计师兼CTO王羲桀担任这家公司的总经理。

面对这样的局面,如果王欣做纯粹的视频APP很难创出一条自己的新路来。或许王欣有旧快播的技术在,但是资金将会是不可避免的短板,视频这个行业太烧钱了,现在已经不是靠盗版和情色来获取用户的年代了,光每年的版权费就高的吓人,剩下还有硬件上服务器带宽的费用也是相当高。投资者也不傻,不会白白把钱给烧到这个领域去,此前PPS、PPTV、优酷、土豆为啥都会被卖?都是资本在背后作祟,前期投资者的钱要回收了,卖了才能套现大赚一票,否则还得继续往里贴钱,继续烧。

王欣也遭遇过危险时刻。一次,在海岛上钓鱼,眼看涨潮了,功夫不大海水没过脚脖子。手机有信号,却打不出去,无法与外界联系。好在,最后有惊无险,潮水退去。

“快播的突发性关闭,使得我们当时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去面对这件事。但是,我们一致的目标,使我们毅然选择重新创业”。2017年初的年会上,新华云帆的CEO说道。据了解,新华云帆目前主要运作着云帆加速、放眼直播、视频头条等多个项目,主要经营CDN等业务。

但是,王欣不做视频APP,但不代表他彻底离开这个领域。快播在关门后,其旧部部分成员成立了云帆技术这家公司,主要做的内容仍旧是围绕视频相关,其推出的有云帆搜索是视频聚合搜索引擎,同时有视频头条和放眼两个APP,一个是视频聚合APP(下图),一个是视频直播APP,都算是跟进当前的大潮流。此外,针对企业客户,还有云帆加速这个产品,核心主要是为视频类企业提供视频点播、直播、流媒体加速服务。

很长一段时间,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王欣痴迷海钓的缘由,他们可以列出一连串负面词汇,枯燥、暴晒、晕船,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快播团队入局的还有区块链生意。年初,据报道,前快播团队开发出的流量矿石宝盒上线,是一款挖“流量矿石”的硬件设备,利用闲置流量,挖矿赚钱,可以兑换视频会员,充值话费,或兑换购物卡,而该公司的创始人、首席产品架构师同样是王羲桀。

3522vip 10

一些快播高管创业之后,才慢慢明白,原来王欣是孤独的。作为老板每天有无数问题需要解决,不管有没有答案,都要面对。某种程度上,海钓就像创业,这是王欣自我磨砺的方式,也是思考的方式。

认罪时的王欣曾说,“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现在他终于归来,不惑之年,或许他将开始又一次创业。

最后,云帆还在当前非常火的“区块链”这个领域有自己的项目:流量矿石和流量宝盒。从这些布局上来说,快播旧团队的项目仍旧围绕视频相关领域,但并非传统的视频播放APP,而是基于视频聚合搜索以及视频加速相关业务,同时分别针对企业和用户两个层面展开,同时再参与到当前比较热门的区块链领域,为未来打基础。

“他喜欢钓鱼,压力大的时候,会背上钓竿去海边。”2015年7月16日,王欣的妻子在微博写道。

3522vip 11

一度,妻子对于王欣的很多方面都不理解,不知道他为何持续工作,半夜在家里也忙,一会儿手舞足蹈,一会儿又垂头丧气。

所以,王欣如果重新创业要么直接去快播旧部成立的这家云帆,那基本上也就是这些业务范围。要么自己拉人重新单干,成立自己独立的公司,但是如果完全当干,那快播旧有的技术或许就用不上了,因为云帆是由快播原CTO聚拢部分快播旧部成立的,除非王欣自己完全掌握所有技术内容。此外,如果成立独立的公司,如果还是围绕视频领域,那或许会和旧快播团队的云帆成对立局势,从情感上说双方接受起来有一定难度。这样的话,那更可能是进入其他领域创业。

真假王欣

综合来说,就我自己的判断,王欣要么去云帆,要么进入其他非视频领域重新创业。

朋友避免与王欣谈论情感话题,一起复盘过快播败局。在朋友看来,他的产品能力很强,管理能力较弱,不懂得借力资本。王欣自己也有反思,包括如何管理、怎么用人。


王欣长期缺少一位深谙管理和运营的搭档。当年曾李青帮忙从腾讯挖来朱达欣,朱是腾讯第39号员工。2011年6月,朱达欣进入快播,担任CEO,负责团队、管理和商业化,王欣聚焦快播的基础体验与技术。第二年10月,朱达欣离职。

style="font-weight: bold;">感谢阅读,觉得回答好点个赞以资鼓励,欢迎关注,谢谢!

知情人士透露,朱的离去和曾李青与周鸿祎交恶有关。曾周二人都是快播董事,2012年时两人关系恶化,甚至在微博公开呛声。曾李青认为快播有流量、有收入,应该尽快上市,为公司获得较好的现金储备,发展移动端。周鸿祎则经常把自己在移动端的想法和意见扔给快播管理团队,但与曾意见相左。朱达欣由曾李青牵线进入快播,因此周鸿祎一度在董事会直接炮轰朱达欣。彼时,王欣沉迷于快播盒子的研发,对其他事务不太上心,两大股东经常吵架,朱达欣尴尬又被动,遂选择离开。

回答:

2012年何明科进入快播,此前他供职于软银赛富,与羊东一同投资了快播。初到公司,何明科主管人财物,后来王欣发觉他产品感不错,调至技术岗,直到2014年初危机爆发前去职。自始至终,王欣都没有解决团队分工和角色问题。

呃....谢谢邀请。

圈子里认识的,都觉得王欣是典型的“技术男”,想通过互联网创造出用户满意的产品,最好能有极致体验,某种程度上这是一批技术出身的中国创业者的共同梦想。

我觉得王欣创业的话,还是会做他的老本行;

王欣更偏执。一段时间,快播取消市场、销售和公关岗位,王欣让相关人员要么转岗,要么直接裁掉。行业开始重视视频版权以后,不断有人找快播交涉,发律师函、打官司。一位高管告诉王欣,“快播可以不是所有的人朋友,但最好不应该是所有人的敌人。”王欣不以为意。

因为这个市场模式什么的他很熟悉呢;

与很多“技术男”不同的是,王欣痴迷技术,却不拙于表达。

而且他作为一个老前辈了,经验丰富啊~

2016年1月,王欣在第一次庭审中,展现了出众的口才和快速的应变能力。回答公诉人提问时他说,“快播做的点播模式和世界其他点播服务软件是一样的,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去改变公司的定位并不可取,我们认为技术本身并不可耻。”

谁年轻的时候没做错过什么事情呢;

在庭审辩论中,王欣称,“如果知道快播是用来看色情网站的播放器,用户肯定不会安装,与淫秽视频相关联对快播公司的利益是损害。”最后他认为,“公司无罪,我无罪。”

王欣都出狱了,就不要揪着人家曾经的错误一直说了;

第二次庭审,王欣的态度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面对审判长,他陈述道,“我也认罪认罚,我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意见,在我第一次开庭的时候对证据我没有否认过,只是说当时我的观点是认为我们没有主观的违法犯罪行为,我偏执地认为我没有犯罪。”

我相信他会卷土重来的!

另据一位记者回忆,2013年专访王欣时,自己比较紧张,对方面带微笑,毫无距离感。为调节气氛,王欣还跟他开玩笑。

以上是我的一点想法,希望可以帮到你吧!

“关于王欣,外界的解读已经太多,很难说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有杜撰成分。即便是我们这些曾经在他身边工作过的人,也未必能真实地将他还原出来。”一位快播前员工如是总结。

3522vip,如果可以的话,给想个赞呗~

错失的时代

回答:

熟悉王欣的朋友说,行业变化太快,他具体要做什么还没定。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再做快播,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他会干什么?你们都猜吧,我要是他的话,先休息,不过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知名度和很多看好他的风投,一个人具有公众性质后,做什么相对容易点,现在他开个超市,网商,都不用打广告,粉丝就很多。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王欣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依然存在,并没有死。

调侃下他来头条,不是分分钟月入多少。。。。自己想

天眼查、启信宝均可以看到有关快播的招聘信息,最近一次的招聘时间都停留在2017年6月15日,招聘职位包括数据分析专员、高级软件工程师、渠道总监等。天眼查的招聘信息来源于博才网与中国服装人才网,目前博才网的相关招聘链接无法打开。

回答:

羊东给出不同说法。他表示,2014年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快播处以2.6亿元罚款,公司资不抵债,已经倒闭。网上的相关招聘信息,他无法解释,需要调查。

当然是干老本行了。也就是继续在视频行业发展。现在这行,大量资本入驻,机会太多。他怎么说也是个行业前辈,很多资本应该会相信他的。所以创业对他来说应该不是太难。毕竟人才难得,再说人家有错就改,也没有人会另眼看待或追着不放。

快播前高管则透露,2.6亿元罚款之后,还要应对诉讼,快播这个主体无法继续运营。但快播还有一些健康的业务,于是拆分。原来的快播团队大致有三个去向,第一,一些核心技术人员利用快播服务器和宽带资源,为其他公司做CDN加速。第二,原有的游戏联运业务独立发展。第三,硬件团队出售给其他公司。此外,也有一些人离职、创业。

2017年年初,网络上有文章称,一家名为新华云帆的公司推出快播5.0播放器,并强势捆绑多款游戏软件、强制弹出广告等,该公司由原快播团队打造。很快,新华云帆和快播均发出声明,称网络文章严重失实,未曾发布"快播播放器"新版本,快播强调自己是唯一拥有"快播"商标及品牌所有权的企业。

新华云帆官网资料显示,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位于深圳市科技园区,是一家高科技互联网软件技术公司。工商信息表明,新华云帆的法定代表人为李小宁,王羲桀为公司总经理。新华云帆部分团队成员来自快播,王羲桀曾任快播系统架构设计师。

新华云帆控股或参股9家公司,其中一家为云帆流量,前者持股16%。云帆流量旗下的“流量矿石”项目正是出自快播。流量矿石官方网站的发展大事记中提到:2013年6月,团队组建、项目正式立项,成为快播CEO王欣特批的内部创新孵化项目之一。第二年6月,项目正式分拆独立创业,着手推动共享CDN商用化。

该描述与快播前高管的说法基本吻合,当时快播已被立案调查,王欣出逃。

流量矿石将自己的模式表述为“分享/共享经济 闲置带宽资源 数字商品交换”,也就是把闲置、冗余的宽带资源,提供给其他企业。流量矿石正在寻求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

快播前高管表示,王欣在狱中关注一些技术领域,比如AR、VR和区块链,据说还专门研究过迅雷的玩客币,想从中借鉴一些东西。不过,时代已经变化,快播当年的打法是以某个产品或技术切入实现突破,如今巨头林立,既不缺钱也不缺技术,这种打法不一定有效。某种程度上,融资能力和快速布局能力更关键。

王欣如何重整旧部,以什么样的姿态杀回互联网圈尚未可知,可以确定的是,这不会是一条坦途。

本文由3522vi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