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幻想,十七岁少女的幻想全在里面

作者:成人娱乐

“最后夏弥也是爱自己的哦豆豆的,她没有隐藏”

就像真和恺撒一样,注定没有结果,真也就是悲情的结局。

除了上杉绘梨衣,一直以来狮子小姐都觉得和她命运相似的还有源稚女,他们都被当做武器。与源稚女不同的是,上杉绘梨衣被人真正的爱护过。而源稚女却一直都是被利用。他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哥哥,却被他亲手杀死。就算成为了风间琉璃,抛头露面也是为了见源稚生一面。真正让人心痛的是他们都被命运玩弄于鼓掌之间,他们永生永世都没有再见的机会。

可能一切都是注定了,对绘梨衣来说,注定的一见钟情,而路明非却爱诺诺。作者江南也说过:“路明非对她只是喜欢,而不是对诺诺那样更为固执的感情。”

图片 1

  分明感觉不到难过,可他知道自己很难过,分明很想把戒指套上那根纤长的手指,可是动不了,身体像是锈住了的铁皮人。

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晴 武汉

路明非世界很大又很小,小的让他怀疑自己对绘梨衣的好只是把她当成诺诺,但当绘梨衣离去,之后的支票以及留给路明非的回忆,这一切都表明了,绘梨衣就是绘梨衣,她早就在路明非的世界占据着不小的位置。

她初次见他是在须弥座,乌云弥补,大雨滂沱,无边浩瀚的海水掀起滔天巨浪,强大的尸狩狰狞冷酷,审判的剑雨中,路明非挣扎着游向她,像个溺水的人看到了生的希望,路明非紧紧地拥抱着她,绘梨衣好奇的目光澄澈。

  “你确定么?”牧师问。

在狮子小姐看来,恺撒和诺诺都是一种完美的人设。他们生来就被人仰望,集合了世人梦想的一切。名望、金钱、权势、智慧、美貌、家世,在现实中不能实现的东西他们全都具被。而楚子航和路明非这样的人设却是有缺陷的,仿佛更能让人感同身受。

很多人喜欢龙族,其中高燃的战斗场面,细腻的场景描写以及独特的爱情故事都让人沉迷其中,而今由腾讯发行,祖龙娱乐制作的旗舰级RPG手游《龙族幻想》也即将开启公测,从小说到游戏,不知道大家对于剧情还记得几分呢?

最为尊贵的王 路明非都在享受这个日子,但没有爱,麻衣最后说过,终究还是nono(诺诺的替身

第三,出于龙族一贯的基调;

狮子小姐不知道江南大叔还写不写《龙族5》,她还没有看到楚子航从阿瓦隆回来,恺撒还没有和诺诺举行婚礼,路明非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所以,坐等更新吧。管他是二十四岁,还是二十五啊!在《龙族》里,我们都是十七岁的热血少年!

图片 2

他以为她是人形兵器,杀伐果断,无所畏惧。可是她跟别人害怕她一样害怕着别人。

嘛,人总是要有些悲伤的事情才能成长的。

是谁说热血漫画只适合男生看呢,只是那一副插图,狮子小姐就被这部小说深深地吸引,从此不能自拔。她十七岁的时候遇见十七岁的路明非,就在昨天晚上,她点灯看完了《龙族-奥丁之渊》。二十一岁的她看着二十一岁的路明非为了拯救诺诺,被奥丁的昆古尼尔刺穿胸膛。有媒体曾说《龙族》系列已全面超越《哈利波特》经典,狮子小姐还没有读过《哈利波特》,路明非好像要死了让她很难过,她希望江南可以把《龙族》写的和《哈利波特》一样长。

“绘梨衣人鱼般环绕着路明非游动,不明白这个男孩为何忽然露出像是哭泣的表情”,可能是第一次有人不怕她,还想要拥抱她,她非常好奇的看着路明非,在路明非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她轻轻的抱住了他。

其实很简单,路明非爱的是诺诺。这是个先后问题,从一开始出现时,诺诺在路明非的刻印太深了。他清楚知道小怪兽只是跟诺诺很像却不是同一个人,这也是明非太过善良了。从明非放走小怪兽也看出,明非虽然不爱小怪兽,但他也希望小怪兽可以自由,这是作为一个朋友的感情。到最后自己无论怎么做都挽救不了小怪兽,正如路明泽说世界上最大的罪就是自己的弱小。那一刻的懊悔和愤怒使他毫不犹豫地交换……不过我个人认为这次交换应该是有优惠的,小魔鬼就算怎么扮演一个坏人角色,但他始终都有感情的,可能就是龙族兄弟间的感情。它们会想尽办法吞噬对方,但也会亲如兄弟般。一个矛盾的种族,也许这也是造成小怪兽和路明非的故事吧

  心里空空如也,好像敲敲胸口就会发出空洞的响声。

不知道是奥丁使用了什么高阶的言灵,所有人都不记得楚子航了,除了路明非。明明就有那样一个人出现在过你的生命里,陪伴你度过最艰难的时光,好的坏的他都曾见证。他曾和你一样都是孤独的小孩子,在相依相偎取暖之后却突然消失了,仿佛这个世界上从未有过这个人一样。那种恐惧该如何言表?狮子小姐看着路明非发了疯一样去寻找楚子航的踪迹却被当做精神分裂关进了精神病院,她简直难过的想哭。有那么一瞬间,她都有点讨厌诺诺,尽管当初是她光芒万丈的出现在路明非面前,像捡小狗一样把路明非从一场尴尬的告白仪式上解救出来。她怎么可以质疑他的真心呢?

图片 3

却失去了你

首先,出于感情;

图片 4

图片 5

回答:

  路明非忽然发觉从头到尾他都看不清牧师的脸,草坪的雾气都散去了,但始终有雾气缠绕在牧师身边,这个始终站在雾中的男人轻声的问他:“你确定么?”

路明非对邵公子说,“你记得《最游记》里面的那只傻猴子吗?唐三藏把他从水帘洞里面带了出来,那是第一个带他见光的人,所以它就一直跟着唐三藏。我就是那个傻猴子,我除了跟着跑,不知道去哪里。世界上有很多猴子,有傻猴子也有聪明猴子,聪明猴子在哪里都能过得好,傻猴子就只能跟着自己人的那个人跑。”

路明非在作为一个衰仔的时候,诺诺像是英雄被救将他拉入了另一个世界。才开始或许路明非是单纯对诺诺有好感,关于路明非,诺诺,绘梨衣之间的关系,每位读者读完后都有一个不一样的理解,有诺非党,也有绘非粉,评价不一。如果不是那一个威风凛凛的小魔女优先闯入,而是那一只习惯于用纸和笔表示自己的意思又有点蠢萌的小怪兽闯入,或许你不会走向那一条路。

回答:

按作者的写作套路,不管怎么看最后都应该不会在一起。

《龙族·奥丁之渊》

图片 6

其次,绘梨衣和他是同类,总会互相吸引,走到一起

——以上是原文——

在去卡塞尔学院之前,楚子航是校草级别的人物。他成绩优异,长相帅气,篮球打得好是女孩子眼里的男神,看起来遥远却并非遥不可及。而路明非呢,他简直代表了大部分学生的处境,学习成绩一般,爱打游戏,在家里不怎么受待见,暗恋的女孩子永远不会多看他一眼,聊QQ回了他几个字都能让他兴奋半天。梦想也并不那么远大,或许以后有个稳定的工作,有房有车,有漂亮老婆和活泼可爱的孩子。

“落尽红樱君不见,轻绘梨花泪沾衣”,江南用这两句诗来为绘梨衣起名,就已经预示了绘梨衣的结局。他们第一次见面,在水里面路明非把她错认成了诺诺,奋力地想要游过去拥抱她。

回答:

会是会。但你觉得江南会让他们在一起吗?人家专业拆cp

她用一个寒假的时间读完了《龙族》系列,这部她从高中就开始喜欢的书,直到上大学,她才有精力和金钱看完。等到真正读完了,那些个性鲜明的人物让她一想起来竟然就有些难过,她看什么东西都喜欢自我代入。看电影是,看电视是,看书也是。她想起来昨天晚上两点钟她看《奥丁之渊》,看到奥丁骑着八足马在圣心医院里追赶诺诺,她紧张的竟然可以在静谧的黑夜里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而她懵懂天真,对世事尚未开窍,甚至不懂得区别两性,她可以坦然自若的脱下自己的和服,跳进温泉里。她的世界很小,小到只有游戏机和玩具,没有遇到路明非之前,也没有人敢带着绘梨衣去流浪街头,大多数人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会立马把她送回蛇岐八家,她之前的生活太过枯燥无味,所以遇见路明非,她肯定觉得是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不是随意可以触碰的

路明非一手拿着戒指,一手拿起绘梨衣柔软的手,那是一只很柔软很温暖的小手,暖的让人握住了就不想松开。就在路明非将要把那枚戒指套上绘梨衣的无名指时,牧师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说到上杉绘梨衣,狮子小姐觉得她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小怪兽。她漂亮又精致,就像玻璃制作的娃娃一样,她寡言少语。那是因为一旦玻璃炸裂,就会有人受伤。她是作为武器而存在的,却单纯的喜欢上了路明非这个脑细胞单一的家伙。为了让小樱花留下,她丝毫不在意金钱。为了让路明非开心,她安静的坐在他的家人身边听他们说些无聊又没有营养的话。狮子小姐觉得,其实龙族的里面的每一个角色都孤独,路明非孤独,因为他从未被人看重。楚子航孤独。因为他身上背负的宿命。恺撒孤独,因为他高处不胜寒。源稚生的孤独,是因为他被命运之手推着走向一条自己并不乐意走却又无法回头的路。

图片 7

按南叔一贯的套路(参考上海堡垒),应该也是不会在一起的……(虽然我也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如果非要按先后顺序的话……不应该是零先吗?

路明非问诺诺,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会有人记得我吗?狮子小姐都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他说,“师姐,要是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你会像我找师兄一样到处找我吗?”可是诺诺说,“放心吧,你和芬格尔关系那么好,他不会忘记你的。”是啊,她该怎么回答呢?反正她知道,这个白痴只是想要一个拥抱罢了,那就给他吧。

他们住爱情旅馆,拥抱着看远处天空树的光影。去东京爱情故事的圣地巡游,拥抱着眺望太阳西沉。他们被鬼屋吓得心惊肉跳,去天空塔俯瞰惊叹,那里的婚礼办的风生水起郎才女貌。旅店老板娘信誓旦旦地称赞绘梨衣好姑娘,浅草寺的和尚给路明非算过一个很美好的姻缘……

江南曾经写过,路明非也梦到过绘梨衣和他的婚礼。

其实诺诺也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姑娘啊!她敢爱敢恨,在她眼里世界是简单的,就像她在卡塞尔学院里。大雨天她开着超跑在教学楼下转圈圈,大声喊着,“谁想当我男朋友就从楼上跳进我的副驾驶吧。”骄傲又霸气,这样的骄傲也就只有恺撒配的上了吧。所以,当恺撒向她求婚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犹豫。是啊?为什么拒绝呢?桀骜不逊却又专情的恺撒和骄傲的小巫女简直是天生一对啊。

还是有“爱”的

不会的,明非是诺诺的忠实舔狗,而且在一起了后面还写什么啊==诺诺也算是推进剧情的关键角色

狮子小姐十七岁的时候第一次读到《龙族》,那还是在连载的青春杂志上面。

是个肉体一定有感觉,在绘梨衣要去(韩国)的时候,路明非说“照顾好自己,我(如果活着的话,他现在生死未卜)一定会去看你”

不会的。

狮子小姐觉得,这段话简直是路明非对他和诺诺之间关系最精到的描述。诺诺是他的宿命。就算有一百个陈雯雯,一百个苏晓蔷,一百个柳淼淼加起来都不及一个诺诺在他心里的分量。

初次见面看到这样一个天真,实力又强悍的女孩抱着利用的态度可以理解。

也就是说路鸣泽,零号。路明非也知道这一点。路明非也在犹豫,毕竟诺诺对他的影响太大了。绘梨衣在设定之初就是一个悲情角色。

可是,就算这世界上最差劲的人也会有拯救世界的英雄梦。路明非在龙族的世界里实现了现实世界里小人物们当超级英雄的梦。所以,我们爱他,他的优点也好缺点也罢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她无条件信任着路明非,说什么都会听。在家里是大小姐,在路明非这边更像个小女孩,爱美,吃货,怕黑跟闪电。

按江南狗贼的套路来就算复活也不会在一起,路明非的性格有点废~到最后还在逃避~两个注定孤独的人不应该在一起报团取暖吗?但路明非还是太懦弱,内心还有个诺诺,我倒希望小怪兽忘了路明非,不过她也就一无所有了~

在这个龙族的世界里,所有人的命运从一开始都是注定好的,没有皆大欢喜,没有完美结局。会有人死去,如同绘梨衣那样呗埋入东京郊区的深井里,永远不见天日。

她住在家族精心安置的处所,家像个堡垒一样,安全又孤独。她没有走出过3个街区,没有像平常的小女孩逛街游玩,身边的随从诚惶诚恐,她不知道他们怕她。

我也很喜欢绘梨衣这个角色,尤其是在她和路明非坐缆车的那一段。美好总是伴随着遗憾,我也看过一些同人作品,试图弥补这份缺憾。感觉又很烂俗,无法接受,想起结局就觉得心痛,又觉得前面两人的约会故事愈发美好,遗憾就是美好的一部分。

路明泽这个小恶魔还想着和路明非交换剩下的四分之一姓名。他有时候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大概如他所说,他商人的本性让他奸诈又贪婪。一直都不太明白小恶魔对路明非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就算看到了第四部还是没有弄明白他的来历。有时候狮子小姐会想,小恶魔会不会就是另一个路明非,一个邪恶的路明非。当他对抗邪恶的时候,路明泽才会出现。可是狮子小姐又觉得不会是这样,因为路明非像个单纯的傻孩子。

路明非并没有爱绘梨衣,没有爱,可惜,只有来自王的“怜悯”…

第二,出于剧情;

其中的某一章节,路明非、恺撒、楚子航他们在高天原躲避源稚生的追捕,里面配了插图,类似现在知音漫客的画风。穿红衣的路明非留着黑色短发靠在柱子上,穿着金色长袍的恺撒双手抱胸长长的头发在黑夜里发出耀眼的光芒。而楚子航一如既往的低调,在恺撒身后的一把椅子上做的端正,一身蓝色正装搭配白色衬衣,一只手紧紧握着“村雨”,酷的简直没谁。

绘梨衣把路明非看作她的全部,而路明非却没有爱上她。龙五中面对乌鸦的质问,路明非毫不犹豫地承认诺诺才是他真正喜欢的人……

问:在龙族三黑月之潮下,如果绘梨衣没死,那路明非会和她在一起吗?

还有那位耶梦加得,那个漂亮灵动的女孩子——夏弥。她大概是楚子航唯一心动过的女孩子吧,尽管她是由一条龙幻化。可是她作为人类女孩的时候多美啊,活泼可爱,充满灵气的眼睛,纤细的身姿就像一头调皮的小鹿。楚子航子在YAMAL号上,在茫茫的北冰洋上,喝着最廉价的鸡尾酒可是他的心里想的是夏弥。他仿佛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她的目光,夏弥像似一棵树长在了他的心里。她不但没有死去,反而在他心里枝繁叶茂。

枯井那次,明明知道绘梨衣应付不过来,还是让她上。然后这个小女孩死了。

图片 8

从十七岁到二十一岁,路明非从一个废材成长为卡塞尔学院学生会会长,而狮子小姐也从高二读到了大二。有些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有些人中途退场了,而有些人对某些人来讲依然遥不可及。就像诺诺之于路明非,他好像永远都只能遥望。就像夏弥之于楚子航,他永远都只能目送。就像路明非之于上杉绘梨衣, 那个小怪兽只会傻傻的等待。就像去法国海滩卖防晒油之于源稚生,对他而言,这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又怎么样呢?我爱绘梨衣(。 ́︿ ̀。)⁄(⁄ ⁄ ⁄ω⁄ ⁄ ⁄)⁄

从个人情感上看,绘梨衣究竟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路明非,无从而知。可能那份依赖和同病相怜的感觉更大于喜欢。两人刚见面的时候,绘梨衣对就对路明非完全没有排斥,突如其来的好感哪里来的?莫名的认同感又是怎能回事?

所以他会在去卡塞尔学院之前放弃和陈雯雯告白,会在楚子航消失自己莫名其妙成为楚子航那样的风云人物之后放弃苏晓蔷的投怀送抱——诺诺在他心里生了根了,上杉绘梨衣可以为了他去死,而他愿意为诺诺而死。

图片 9

——以下是原文——

最后记得关注动漫联盟,一起畅聊龙族。

而且……感觉绘梨衣是给衰小孩路明非在绝望中一些希望,感觉在龙族中,路明非总是在临近绝望的时候别人会给他一丝希望,然后不断的循环这个过程。

龙的世界没有真正的亲情,实力决定一切权利

  见鬼,他为什么忽然会来参加一场婚礼?还是自己的婚礼?他忽然发觉这是个非常荒谬的事情,他从未把绘梨衣看作可追求的女孩,那是一个怪物,他是这个怪物的看守者,可为什么忽然间他们的关系变成了这样?他想不起前因后果了,觉得这件事又荒谬又自然,他站在亲朋好友中,被祝福的目光包围着,美丽的女孩愿意嫁给他,他已经念出了誓词......这样不就可以了么?为什么还要问我?让我好好的完成这场婚礼我就幸福了啊,为什么还要来问我的.....心?

图片 10

不会


“你本该是介咆哮世间的怪物,可你偏偏要收敛爪牙当个废物。”

个人认为,路明非对绘梨衣只有好感吧╯▂╰,喜欢这个女孩但算不上爱。

路明非的心还是在诺诺那里,那个第一次带他看见阳光的唐朝和尚那里!!!

他以为她很笨,可她知道了路明非的身份,还偷偷去送了一亿日元的花票。

虽然龙族的文笔十分细腻出色,但《龙族》这本书的基调一向是偏于黑暗,偏于悲剧。为了延续下去这种基调,也为了以后的剧情发展,对应于北欧神话中最后的诸神黄昏的降临,江南或许也不准小怪兽最后活下去!!!

回答:

如果她想在一起那么甘愿牺牲四分之一生命也愿意的

最后绘梨衣死了,成就皇(白王)的诞生

首先是外部环境的阻挠,卡塞尔出于安全考虑不会收留绘梨衣作为正常学员的,而日本分部更不会把她拱手让给校方。

女孩对男孩是亲人态度,男孩把女孩当工具。

不完美的爱情,才是更让人铭记一生的,就好像龙4龙5 路明非心中永远住着一只小怪兽

在深海中路明非对绘梨衣的那次拥抱,只是路明非误将绘梨衣当成了诺诺……而之后路明非陪绘梨衣在东京带她美容,逛街购物,去各种好玩的地方,吃各种好吃的东西,也是为了看好绘梨衣,确保她不会暴走失控。

不会,虽然很想说会,但是。

怪物若不拥抱怪物,还能拥抱谁呢?

会的,明非不仅在梦中梦到过和梨衣的婚礼,而且呢,明非是动了真情的,这些在龙族中我们都是能够理解的。特别是经历了感情挫折后修成正果的人们来说,他们是非常理解路明非的。

回答:

他心里始终有诺诺的影子,绘梨衣是全心全意喜欢着他。不能我很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要和我在一起吧?

他以为她拥有整个世界,可是她只有他跟她玩具。

  “我确定么?”路明非呆呆的问自己。

她不知道自己是被路明非认错的熟人,她眼里路明非此刻一定像个傻瓜。

不会。

而最后路明非为了绘梨衣,选择违抗命令让绘梨衣回家,是不忍心她再受到伤害,路明非对绘梨衣是同病相怜的,他只是心疼这个女孩,但让人心疼的是绘梨衣至死都深爱着Sakura。
图片 11
在龙五中,乌鸦这样说:“事后我们从Line的服务器上拿到了你和她的通信记录,她遇难之前一直在联系你。你是最有机会救她的人,可你在高天原的酒窖里浪费了很多时间。”是的,路明非在绘梨衣最需要他的时候,路明非却在酒窖里挣扎……

小怪兽的死,可以说是江南最出色的几次点睛之笔。正是由小怪兽的死成功的引出了白王橘政宗,成功的让我们感染到悲伤,成功的见到了那个废物重新变回咆哮世间的怪物!!!

他以为放她回去,就再无瓜葛,可是她在红井之下打的是他的电话,她说她害怕。

大战后的蛇歧八家几乎覆灭,绘梨衣如果还活着的话,一定会是蛇歧八家的精神领袖,即使被权位架空,凭借绘梨衣的实力,也可以作为日本分部向卡塞尔的全面接管讨价还价的筹码。

图片 12

他心里始终有诺诺的影子,绘梨衣是全心全意喜欢着他。不能我很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要和我在一起吧?

拯救了世界

可爱的小怪兽

恕我直言,路明非对不起绘梨衣。

酒得麻衣还有小薯片的极力撮合,可惜,路明泽不是对的,路明非的爱给了世界和星际,还有陈墨瞳,还有师兄,还有叔叔…却没有绘梨衣…

路明非怒了

初遇-有好感

绘梨衣初遇小鸭子,很可爱,很笨拙,那只笨拙的鸭子和自己一样都是“怪物”,一只温柔的怪兽,对人,对这个孤立自己的世界笨拙地应对的小怪兽和心智受到了龙血重击的怪物在这个冷漠的世界相会,很有意思的相遇…

王的女人

于是,1/4生命,君王临世

绘梨衣是为数不多真正可以理解路明非悲伤的人,他们走出了迷宫,互相舔舐对方溢出来的孤独。

有缘相识,无缘相聚,生死离别,天各一方。

她喜欢吃一种很家常的饭,跟路明非从不讨论是否会吃腻。路明非砸吧着嘴对火锅和红酒津津乐道边看她在纸上画的字。

回答:

路明非在那樱花飘落的河边没有选择绘梨衣,可在她死后疯狂的迷失了自己,路明非对绘梨衣的感情是爱还是愧疚,还是,仅仅…………

她成了明非的女孩,从遇见的时候起。

临死之时,她依旧安慰路明非,不想让这个小哥哥内疚。

阻挡住二人的不是情感 而是生死!

问题:很喜欢《龙族》看到绘梨衣死的那一段特别伤感,路明非爱过绘梨衣吗?

但路明非愿意为绘梨衣燃烧四分之一的生命,只为了杀死赫尔佐格。在龙五中重回红井再看到绘梨衣时又是那样心痛悲伤,或许在路明非心里也有绘梨衣吧……

那天雨夜奔驰后绘梨衣如女神又如恶鬼降临在东京的夜空,两个怪兽四目相对,均察觉到了对方不同寻常的眼神,透着孤独,透着悲伤,却又藏着魔鬼。

美得有些甜腻腻的感觉,排除男女主角情商像两只发情期的大熊猫一样,他们执掌生死远比你侬我侬来的简单。全世界看他们像是一对情侣,凯撒都要跳出来支持。

绘梨衣爱路明非,那么路明非无法不回之以爱,这不是他能控制得住的。

他也变得不像他。

男孩是路明非,女孩是绘梨衣。

(江南这个人写东西很细腻,不像是个“理科生”的细腻,具体不解释了,江南的小说除了个别,emmm,写的很细心,很有感觉,那么除了喜剧,但剩悲剧来打动人心了)

绘梨衣临死之前一番话,路明非幡然醒悟。这时绘梨衣已经凉了。

是一种超越爱的互相依赖?

在一起-终究还不是她

当绘梨衣已经表明对路明非无害时,路明非依旧坑绘梨衣,这就很扎心。

爱从来都是有,只是知晓时候往往都是晚了。每一个作者都喜欢这样设置情节,缺憾美的运用还是蛮熟练的。图片 13

回答:

我觉得明妃对小怪兽即使不是爱情,也会是一种不亚于爱情的感情,像是世界上最懂你的人死去了,你再也没有同伴了的那种心情。路明非是那种别人对我好,我会加倍对别人好的人,凯撒和楚子航就是例子,小怪兽的世界里他是最重要的人,而他也在小怪兽死后很愤怒的替小怪兽报了仇,而且真的很伤心,而且他们还拥有那么多的第一次啊,第一次出去玩,第一次去迪士尼乐园.......而且个人认为明非喜欢小怪兽,只是还没意识到而已。据说龙四里明妃化身学霸,科科不再挂科,只是不想在有人对他说你迟到了。

回答:

图片 14
林仓是个穷小子,她的女朋友雅琳出身世家,生活精致到连面巾纸都是他从小到大没见过的款式。他们两个人出去吃饭,每次女朋友都会体贴的拿出面巾纸帮林仓拭汗,林仓却诚惶诚恐,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么漂亮的纸巾怎么能拿来擦脸呢?铺满樱桃形状红白相间的当桌布还不错,木头纹理的比较适合放在书房,还有那张印刷着梵高的画的面巾纸,简直就是艺术品。他可舍不得浪费。

大学毕业后,林仓和雅琳都来了北京工作。住在东三环的一处公寓里,林仓的工资勉强够付房租,为了保证女朋友的生活质量一如从前,他拼命的接项目赚钱。雅琳也很心疼,主动提出要分担生活成本,遭到他的拒绝。

在他心里,雅琳能跟着他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千里迢迢来北京,已然很不容易了。如果他不能让她过上好日子,那他会始终觉得歉意十足。他每个工作日都在各大外卖app上搜索满额减力度大的或者折扣低的外卖吃,有时因为和同事抢着拼单,还会被误以为他这个人喜欢占小便宜,攒下来的钱,只是为了周末带雅琳去喜欢一顿她喜欢的日料。

我曾经问过林仓,你有没有想过哪天会和雅琳分开。

他回答:我会努力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可就在去年冬天,许久没有他们消息的我突然接到雅琳的微信说,他们分手了。说是林仓去了日本,走的决绝,从此再没有和她联系过。我们这帮朋友试着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帮忙寻找林仓,再无下文,这个人好像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林仓出国后,大家都劝雅琳回家吧。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可雅琳坚持要等,他说林仓一定不会丢下她不管的,她拒绝了家人资助,一个人从东三环的公寓搬到了鱼龙混杂的天通苑。没有再谈恋爱,身边有任何追求者都被她以“我有男朋友”而拒绝了。

北京的冬天很冷,古老的传说都被冻掉结局。

有人猜测他是发财出国过好日子去了,也有人说林仓会不会犯了什么事儿逃走了。只有雅琳坚持相信着,他会回来。

其实内心里,我和雅琳一样,是相信林仓会回来的。

不同的是,她出于爱情的直觉,我出于人性的侥幸,我总觉得林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不告而别吧。直到上个月,我接到一个不明归属地的电话,那种强烈的熟悉感扑面而来,是他。林仓给我讲述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原来雅琳的父母一直不同意他们交往,所以他和她的家人定了,如果他们两个人分开半年之后,依然互相坚定的还要和对方在一起,那她们也就不阻拦了。

没有想到,这两个年轻人对于爱情的信任和忠诚,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这不,半年的约定时期将至,林仓打算回国了。这半年他在日本进修,很多次他看着雅琳发的动态,都特别有冲动希望对方可以放弃自己,回家去过她该有的生活,白富美和穷小子的cp只有电视剧里才会被命运成全,他很清楚,远离爱人,其实也是在保护爱人。可当他听说雅琳不仅没有回家,还立志要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再也无法说服自己其实是在“以爱之名伤害对方“的方式来对待对方了。

他迫不及待定了回国的机票,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开她的手。

林仓问我,会不会觉得这个故事很俗呢?

可是我们大家本来就是俗人啊,你凭什么认为姑娘不愿意跟着你吃苦,又凭什么认为退一步就是在成全对方。爱情就是爱情,哪有什么该不该配不配,金玉良人是你,粗布木簪是你,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还是呆在家里煮一锅红豆沙又有什么区别,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本来的样子,以及和赖在你身边的日子。

用自以为是的单线条思维去爱对方,是最笨的方式。

前两天我看了桐华老师的新书《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是一个新型科幻类爱情故事,发生在地球环境恶化人类不得不走向星际的时代。里面的男女主角来自两种完全不同的成长环境,一个是基因纯粹却没有任何记忆的女子和一个携带异种基因的男人,他们在地球之外的星球相遇了,和此刻的我们一样,都是在危机重重的命运走向里探索着爱这个更古不变的话题。

其中有句话我很喜欢:一颗藏起来的心不可能真正靠近另一颗心,就像是一双捂着的眼睛永不可能看清楚另一双眼睛。

爱一个人的方式有千万种,可我们偏偏总是选最笨的。忽略爱、远离爱、压抑爱,或者以爱之名去伤害爱,我们总是试图用极端的方式去面对这个本来很中立的话题。

用一只手触摸爱情,用另外一只手触摸自我。

每个人来到世间都有他自己要完成的功课,其中有门必修课就是爱,人类天生就携带爱的基因,可以在这件事上敏锐捕捉到生命本源的喜悦和快乐,但同时也要在这个过程学会中,完善自我性格缺陷,分享并延续下去曾经得到过的真诚与温柔,是你我,共命运。

个人觉得路明非是爱绘梨衣的吧
首先,
路明非是个缺爱的人,你施舍他一点火光,他必报之以熊熊烈火。

路明非为了她,背叛了楚大,背叛了命运。他对着后视镜里面的自己说不要死,跟黑帮血战。那个镜子里的自己像个皇帝,手握生杀夺允的权与力。他默默地想着爱情故事里的对白,对车厢里的绘梨衣白烂话,说自己叫雷锋,然后关上了车厢门。看着列车驶向远方。

爱吗,雨水冲刷着的世界和那个带着王冠的男人都知道

被“叛逆”了太多次的王喜欢那个不会表达却在世俗如公主的小怪兽,毕竟,我醒来了,诸逆臣死去,谁来与我分享这个喜悦呢?没有人会去欣赏的,好吧,那就怪物们一起来享受吧
图片 15
我爱绘梨衣,小衣的死,使这个爱根深了,感觉路明非爱不爱无所谓了,他的喜欢不过就是是感觉小衣可以开心,龙族这个故事更加圆满罢了,可惜,诺诺还在呢。

离开-有点思念

她像只很乖的猫咪又像个跟屁虫。路明非觉得人形兵器的脾气古怪,但又不失豪爽。她心智像个小女孩,身体却又发育很好,路明非心里打鼓边流鼻血。

路明非喜欢这种感觉,那是和陈墨瞳在一起的味道,像一起飞过夜晚的烟花,有点喧嚣的可爱

made by 大地与山之王 楚子航的亡妻 夏弥

他说诺诺第一次出现在他的世界就是一道光,直到现在仍然照得人睁不开眼。那么绘梨衣何尝不是呢?

回答:

可惜

就如霸王别姬里袁四爷轻轻地问程蝶衣——
“你愿做我这红尘俗世中的知己么”
蝶衣答应或不答应,红尘俗世中,他们都是唯一的知己,是戏痴是疯魔,是唯一可以相互取暖的人。

赢了皇的自己

对于绘梨衣的死,路明非很内疚,亏欠。重来没有爱过。

回答:

换回来思考主题,从初遇,离开你,到汇合在一起的日子。

本文由3522vi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