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皇帝和官员为什么戴佛珠,老祖宗留下来的

作者:模特时尚

图片 1

御制东珠朝珠

清乾隆伽楠香大吉牌

远古时,人们为了显示自己的勇敢与无畏,就把狩猎中捕获的猛兽的牙齿收集在一起,用皮条串成牙饰,挂在项下。在新石器、旧石器时代的遗存中,这种饰品的持有者,大多为部落的酋长或军事将领。进入文明社会以后,在战国、春秋时期,依然保留了这种习俗,饰品也升级成了当时非常名贵的玉石和琉璃。

乾隆二十八年编撰的《大清会典》将朝珠正式纳入其中,朝珠才从此开始“正规化”。

佛教传入中土,发展至隋唐才进入繁荣期,佛珠也开始被大量用于中土佛教中。基于因地取材的需要,制作佛珠的菩提子被香木、硬皮树的树籽所取代。按照制式,佛珠通常可分为持珠、佩珠、挂珠三类。

清中期珊瑚十八子手串

图片 2

但如果配饰价格高出太多,那就真要好好掂量掂量了,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八旗子弟,还需要为自己的钱包考虑一二啊!

清朝官员佩戴的朝珠

取材象牙,质地细密,18子,间有两粒珊瑚质隔珠,接珊瑚佛头,配珊瑚、珍珠米珠及明黄色丝绦。珠体琢磨规整有度,通体茜绿色,色泽深艳,其上刻有寿字纹、瓜棱纹,纹饰繁复,瑞意逼人,为典型清代工艺风格,雕刻流畅,茜色精细,包浆肥腴。且保存完好殊为难得。

图片 3

图片 4

此文特别列举两样朝珠来介绍:

清中期珊瑚朝珠

不同佛珠规格所表示的含义分别为,一百零八颗者表示证百八之三味,以断除百八之烦恼。五十四颗者表示菩萨修行过程之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及四善根因地等五十四位。四十二颗者表示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等四十二位。二十七颗表示小乘修行四向四果之十八学人与九无学。二十一颗者表示十地、十菠萝蜜、佛果等二十一位、十四颗者表示观音之十四无畏。

几百块钱的手串,配珠可能要好几千,圈子里的人对此都褒贬不一!

这串东珠朝珠长一百四十厘米,主体由一百零八颗圆润晶莹的东珠组成,间以深红致密的上等红珊瑚佛头四枚,每一佛头两侧各附青金石伴珠一枚。顶端佛头下连系缀东珠绿松石佛头塔,塔下以明黄色绦带穿系椭圆形金累丝嵌青金石背云,背云上下各有缀东珠及红珊瑚制蝙蝠形结一个,背云尾端垂缀东珠和金累丝托红宝石坠角。三串纪念由绿松石组成,每串十粒,尾端垂缀东珠及金累丝托红宝石坠角。

随着满清入关后国家舆服制度的不断完善,宫廷创制了森严的着装等级制度,它逐渐被赋予礼乐教化的功能,而朝珠也逐渐成为宫廷冠服佩饰的定制。朝珠的制作和佩戴规范也载入乾隆二十八年编纂的《钦定大清会典》中,可见官方的重视程度。清代朝珠由身子、结珠、佛头、背云、纪念、大坠、坠角七部分组成,周长大约在130-170厘米之间。身子由108颗珠子组成,意寓12月、24节气、72候为一年的说法,总数定为108。还有一种说法,即佛教认为人生有108种烦恼,旧时佛寺每日朝暮各撞钟108下,称为“醒百八烦恼”。

图片 5

图片 6

清代皇帝以及后妃、在朝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及其命妇还有侍卫等,均可佩挂朝珠。场合不同,皇帝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也要佩戴不同颜色的朝珠。皇帝祭天坛时,穿蓝色朝服,佩戴青金石朝珠;祭地坛时,穿明黄色朝服,佩戴琥珀或蜜蜡朝珠;在日坛朝日礼时,穿红色朝服,佩戴红珊瑚朝珠;在月坛夕月礼时,穿白色朝服,佩戴绿松石朝珠。四种颜色分别代表天、地、日、月。

系用伽南香打磨成珠,通体雕刻一“寿”字,后镶以金粟,其工作量比普通伽南串珠多数倍。迦南香之古朴与金粟之辉煌交相辉映,华美而不失质朴。珊瑚结珠、佛头、佛塔。佛头内中空,透雕云纹,刀法圆润,线条浑厚,富有立体感。佛塔葫芦状,颈部云纹上线刻“寿”字,坠饰晶莹,起地透雕龙作“S”状,饰以云纹,动感十足,中部刻“寿”字。佛塔顶部、玉佩顶部及底部、坠角顶部均缀以束状珍珠,每束十粒左右。此手串应为皇室成员祝寿时所赠礼物,雕琢一丝不苟,独具匠心,其精美的材料和高超的工艺体现着主人的身份与地位。

珠饰品与珠饰文化,在悠远的时间长河中,具有寓意深刻的美学象征与社会象征。这些耀眼的串饰使人为之动容,击节赞叹。

图片 7

当时官员佩戴的朝珠也分为不同等级,官阶越高所佩的朝珠材质越是高贵。清代皇帝赏赐给文武百官的朝珠各式各样,朝珠材质有东珠、翡翠、珊瑚、玛瑙、琥珀、蜜蜡等,以明黄、金黄及石青色等诸色绦为装饰。有封号的命妇也有朝珠,她们在穿着吉服参加祈谷、先蚕古礼时,只需佩挂一盘朝珠;若遇重大朝会如祭祀先帝、接受册封时,必须穿着朝服并佩挂三盘朝珠,历代皇后和太后的画像中也是如此。皇帝、官僚、命妇这一庞大群体都佩戴的朝珠,似乎与现在文玩手串文化中不同材质的珠串一脉相承。

珊瑚珠108颗,青金石结珠、佛头、佛塔,黄绦系银镀金点翠背云,嵌红宝石,碧玺坠角。绿松石纪念三串,碧玺坠角。按清《会典》规定,自皇帝、后妃到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方可配挂朝珠。此件朝珠所选珊瑚珠一百零八颗大小如一,颜色鲜艳,圆润而有光泽,是按12各月,24各节气,72侯,为一年的说法,总数定为108颗。

图片 8

有人认为玩文玩就是要玩配饰,配饰更有历史和收藏价值。而有的人认为这是一种“主次不分”的行为,明明主要盘的是珠子,配饰太贵就显得有些喧宾夺主。

清朝皇帝佩戴的朝珠

清朝皇帝穿龙袍或吉服袍时,腰间系佩“吉服带”。皇帝的吉服带有多种制作工艺及装饰手法,一般为明黄色,上有嵌珠宝的金带板装饰。带端设带扣,左右有二环,用以佩带帉、囊、觽(音:觽,解结的锥子)、鞘刀等物,后来还有带表及搬指的。佩带囊和帉,清代马上得天下,荷包用以储食物,途中可充饥;帉可以代替马络带,马络带万一断了,就以帉续之。帉起初都用布带,后来用于礼服,便改用丝绸制作了。

佛珠的种类,依陀尼集经的记载,有二十一颗、四十二颗、五十四颗、一百零八颗等四种。依金刚顶瑜伽念珠经记载,1080粒的佛珠为最上品,因为太长,只供极少数大德高僧和潜修者使用,或供名僧在大法会中作为装饰。常见的上品佛珠108粒,中品为54粒,还有42粒、21粒、14粒,及净土宗的36粒、禅宗的18粒等。

图片 9

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清代朝珠的材质除常见的青金石、蜜蜡、珊瑚、绿松石、碧玺外,还有东珠、蓝晶石、翡翠、玛瑙、金珀、唬珀、伽楠香、菩提子、檀香、沈香木、椰子木、扎古扎牙(西藏所产木质贡品,能解毒)、砗磲、象牙、牛角等数十种材质。

清代皇帝以及后妃、在朝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及其命妇还有侍卫等,均可佩挂朝珠。场合不同,皇帝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也要佩戴不同颜色的朝珠。皇帝祭天坛时,穿蓝色朝服,佩戴青金石朝珠;祭地坛时,穿明黄色朝服,佩戴琥珀或蜜蜡朝珠;在日坛朝日礼时,穿红色朝服,佩戴红珊瑚朝珠;在月坛夕月礼时,穿白色朝服,佩戴绿松石朝珠。四种颜色分别代表天、地、日、月。当时官员佩戴的朝珠也分为不同等级,官阶越高所佩的朝珠材质越是高贵。清代皇帝赏赐给文武百官的朝珠各式各样,朝珠材质有东珠、翡翠、珊瑚、玛瑙、琥珀、蜜蜡等,以明黄、金黄及石青色等诸色绦为装饰。有封号的命妇也有朝珠,她们在穿着吉服参加祈谷、先蚕古礼时,只需佩挂一盘朝珠;若遇重大朝会如祭祀先帝、接受册封时,必须穿着朝服并佩挂三盘朝珠,历代皇后和太后的画像中也是如此。皇帝、官僚、命妇这一庞大群体都佩戴的朝珠,似乎与现在文玩手串文化中不同材质的珠串一脉相承。

这些存世的串饰有些出自宫廷,有些来自富贵人家,当中不乏材质希贵的宝石,也有巧夺天工的技艺,使我们这些珍爱之人爱不释手。

回过头来放眼望向文玩市场,现在手串配饰都是以不可再生资源为主。像南红、蜜蜡、松石、青金石等等,这些不可再生资源的一手源头都被文玩圈的各大商家所持有的,利益的使然和物质的珍贵性,让配饰的价钱居高不下。

由较为常见的一百零八颗子珠组成的上品挂珠发展而来的朝珠,是清代宫廷服饰的标准佩戴品。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的清代帝后朝服像中可以看到,努尔哈赤、皇太极和顺治帝没有佩戴朝珠,但顺治帝的皇后却佩戴了朝珠。顺治帝的母亲孝庄文皇后在晚年朝服像中也佩戴了朝珠。自康熙帝以后,历代帝后的朝服像显示均佩戴有朝珠。

纪念左二右一,应为宫廷嫔妃使用,记念又称“三台”,一说天子有三台,即灵台,以观天象;时台,以观四时施化;囿台,以观鸟兽鱼龟。同时,“三台”又将朝珠与念珠分别开来,寓意尊贵。佛头为青金石,略大于珊瑚珠,色彩沉稳,造型大方,有严肃庄重之感。

图片 10

手串的“返璞归真”难实现

清代朝珠由身子、结珠、佛头、背云、纪念、大坠、坠角七部分组成,周长大约在一百三十到一百七十厘米之间。身子由一百零八颗珠子组成,意寓十二月、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为一年的说法,总数定为一百零八。还有一种说法,即佛教认为人生有一百零八种烦恼,旧时佛寺每日朝暮各撞钟一百零八下,称为醒百八烦恼。

清翡翠108子数珠

场合不同,皇帝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也要佩戴不同颜色的朝珠。皇帝祭天坛时,穿蓝色朝服,佩戴青金石朝珠;祭地坛时,穿明黄色朝服,佩戴琥珀或蜜腊朝珠;在日坛朝日礼时,穿红色朝服,佩戴红珊瑚朝珠;在月坛夕月礼时,穿白色朝服,佩戴绿松石朝珠。四种颜色分别代表天、地、日、月。

图片 11

左为清朝的沉香木团寿一百零八数,右为清朝的翡翠一百零八子数珠。

翡翠材质,108粒数珠,珠体均匀饱满,光泽明丽,细腻温润,富有生气,配有四粒珊瑚隔珠,下接珊瑚佛头,以大粒珍珠、黄色碧玺,蓝色碧玺及珊瑚、珍珠米珠为结珠,其间饰有珊瑚雕牌,后以粉色碧玺为坠角。整器色彩艳泽,材美艺精,保存良好,包浆润泽自然,手感柔滑。乃随身礼佛、驱秽辟邪之佳品。

朝珠由佛珠演化而来,结构与佛珠类似。朝珠由身子、结珠、佛头、背云、纪念、大坠、坠角7部分组成,周长大致在130至170厘米之间。“身子”由108颗珠子组成,意寓12月、24节气、72候为一年的说法,总数定为108。还有一种说法,即佛教认为人生有108种烦恼,旧时佛寺每日朝暮各撞钟108下,称为“醒百八烦恼”。

而说到朝珠就不得不提到两个人。一个是孝惠章皇后。她是第一个实实在在佩戴朝珠上画像的皇家贵族,也是这位皇后,为日后朝珠正规化奠定了基础。

随着满清入关后国家舆服制度的不断完善,宫廷创制了森严的着装等级制度,它逐渐被赋予礼乐教化的功能,而朝珠也逐渐成为宫廷冠服佩饰的定制。朝珠的制作和佩戴规范也加载乾隆二十八年编纂的《钦定大清会典》中,可见官方的重视程度。

系十八粒莲子形翠玉穿成,碧玉打磨光滑,大小基本一致,温润自然,沁色隐约可见。莲子象征佛祖和不受尘世垢染的心境。碧玺结珠、佛头、佛塔。结珠雕成莲子状,略大于碧玉莲子,晶莹剔透,几可见穿线。佛塔系有暗橙色葫芦。黄绦系有椭圆形碧玺背云,浮雕云状纹饰,富有动感,深刻寿字,刀工圆润。碧玺材质较纯,天蓝色坠角,色泽亮丽。是串选材上等,多色并用,打磨雕刻技术炉火纯青,宝石、珍珠、玉石并用,做工配色皆极为精彩。

图片 12

清朝时期最为鼎盛

历史上,除了清朝皇帝没有哪朝皇帝戴佛珠的。根据史料记载可知,清代的朝珠源于藏传佛教的佛珠。早在努尔哈赤、皇太极时期,清朝政府就已经开始奉行支持藏传佛教的政策,并经常把佛珠赏赐给属下,各级官吏将领也把佛珠当做礼品进贡。后来作为清廷冠服佩饰标准的朝珠,其样式就脱胎于藏传佛珠。

背云系银镀金点翠,呈花瓣状,顶端和底端镶蝴蝶,所嵌红宝石椭圆形,圆润华贵。碧玺坠角紫色透明,鹅卵形,上嵌珍珠,晶莹剔透。清朝对朝珠的制作及佩戴有着严格的规定,是身份等级的象征。

自清代以来,因材质、色泽、雕工的精美,手串已成文人把玩之物,也是互相馈赠的礼品。女子佩带手串,穿对襟衣时,挂在第二颗纽扣上;穿大褂衣时,则挂在腋上方的襟钮上,也可挽在手腕或握于手中。玉石质地的手串多由翡翠、红宝石、水晶等制成圆珠,选一精致的坠角系在上端,戴在衣襟扣上。手串与坠角呈下垂状。也有碧玺、绿松石、玛瑙、蜜蜡、伽楠香,以及沉香、紫檀等珍贵木料质地的,都是根据服装颜色选择合适、鲜明的手串佩戴,既增加美感,又体现富贵。虽然宫廷手串相比贵气十足的朝珠只是个小字辈,但在收藏市场上也开始受关注和追捧。北京保利国际拍卖行2011年春拍中,就以172.5万元的成交价,拍出一件清代宫廷翡翠18子手串。

还有一位被称为文玩第一“顽主”,他就是乾隆皇帝,朝珠的“正规化”正是由这位皇帝推进由来的!

同时,三台又将朝珠与念珠分别开来,寓意尊贵。佛头为青金石,略大于珊瑚珠,色彩沉稳,造型大方,有严肃庄重之感。

根据史料记载可知,清代的朝珠源于藏传佛教的佛珠。早在努尔哈赤、皇太极时期,清朝政府就已经开始奉行支持藏传佛教的政策,并经常把佛珠赏赐给属下,各级官吏将领也把佛珠当做礼品进贡。后来作为清廷冠服佩饰标准的朝珠,其样式就脱胎于藏传佛珠。

图片 13

图片 14

纪念左二右一,应为宫廷嫔妃使用,纪念又称三台,一说天子有三台,即灵台,以观天象;时台,以观四时施化;囿台,以观鸟兽鱼龟。

此件手串由十八粒珊瑚珠制成,青金石佛头和佛头塔。黄绦系一碧玉佩,浅雕祥云。又缀有一对坠角,晶莹剔透。间缀有米粒珍珠,更添华美。手串原为佛家消除烦恼障和报障的佛珠,其特定手串颗数有特定佛法含义,“十八子”指的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此件手串所选珊瑚饱满鲜艳,其它配石亦为上等,是吉祥富贵的象征。

今天,生活中各类文玩珠钏的爱好和佩戴者随处可见,不能不说是古代帝王佩玉等级制度和清宫朝珠佩戴规制,在当下文化生活中的传承和流转。

图片 15

清中期的珊瑚朝珠

佛珠

清皇室的佛教情缘不仅影响着朝廷礼仪服饰,也同样融入到后宫女眷的日常服饰中,宫廷手串因此应运而生。可以说,朝珠兴起于朝堂之上,手串滥觞于后宫之中。

但是,配饰的攀比可不是近段时间出现的!

持珠,就是佛教徒手中持念的佛珠。这种珠串在文玩圈中俗称手持,其珠数为十八到五十四颗不等,常配有雍容大气的坠饰和流苏;佩珠,即戴在手腕上的佛珠,也就是上面我们说后来发展成手串的念珠。佩珠在文玩界俗称手串,珠数以十八颗子珠最为常见,这也与当今文玩手串的珠数相差无几,由佛教佩珠演变而来的手串,在清代宫廷里就已经开始流行了。挂珠,即挂在脖子上的佛珠,通常由一百零八颗子珠穿成,并配以佛头、隔珠、弟子珠。

蓝宝石晶莹明亮,工艺细致,琢制精心。“佛头”、“佛塔”由红色碧玺珠制成,下端有白色米珠结,一浅黄色绦带穿蓝宝石背云,绦带下端以黄色碧玺为两坠角。是款手串材质极为珍贵,晶莹透彻,明洁无瑕,浓艳华美,令人惊叹。

图片 16

图片 17

背云系银镀金点翠,呈花瓣状,顶端和底端镶蝴蝶,所嵌红宝石椭圆形,圆润华贵。碧玺坠角紫色透明,鹅卵形,上嵌珍珠,晶莹剔透。清朝对朝珠的制作及佩戴有着严格的规定,是身份等级的象征。

由较为常见的108颗子珠组成的上品挂珠发展而来的朝珠,是清代宫廷服饰的标准佩戴品。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的清代帝后朝服像中可以看到,努尔哈赤、皇太极和顺治帝没有佩戴朝珠,但顺治帝的皇后却佩戴了朝珠。顺治帝的母亲孝庄文皇后在晚年朝服像中也佩戴了朝珠。自康熙帝以后,历代帝后的朝服像显示均佩戴有朝珠。

玩珠子里的各种门道和讲究又是从何而起的呢?

图片 18

朝珠是清朝皇帝和官员著礼服、吉服和常服时佩戴的一种装饰物,挂在颈项垂于胸前,是显示身份和地位高低的重要标志之一。朝珠的主体自一百零八颗珠贯穿而成,材质多种多样,有珠石、木质和角牙质等,多为贵重材料。

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清代朝珠的材质除常见的青金石、蜜蜡、珊瑚、绿松石、碧玺外,还有东珠、蓝晶石、翡翠、玛瑙、金珀、唬珀、伽楠香、菩提子、檀香、沈香木、椰子木、扎古扎牙(西藏所产木质贡品,能解毒)、砗磲、象牙、牛角等数十种材质。

宫廷手串的材质、工艺和朝珠并无二致,配饰上包括两颗结珠、一枚佛头、一个背云、两个坠子;挂绳和用于隐藏绳结的珠簇则是宫廷手串的独特之处。

而那个时候各种玉石翡翠等都开始算入手串配饰的行列了,不过在朝珠当中配饰是有严格要求的!

清朝乾隆的御制东珠朝珠

质感温润,富有光泽,为上等伽楠香而制。形状扁平,刻枝叶茂密,缨蔓勾连,质感强烈,呼之欲出。枝叶掩映处结有两只葫芦,造型拙朴,刻“大”、“吉”二字,甚为可爱。牌的边缘为自然交错而出,打磨光滑。牌的顶部及底部缀有缨络装饰。是件刀工娴熟,线条富有弹性,构图设计和画面层次都独具匠心,典雅大方,高贵而不失质朴。

观点二:佛珠的规格和功能界定,赋予了珠饰神圣祥瑞的文化内涵,形成了今天珠饰搭配的基本模式

在清朝八旗子弟是非常多的,八旗子弟按照现在的话说,就是一群富二代们。而且当时的手串已经算是奢侈品了,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再给自己的手串配上个性的配饰,也让他们绞尽了脑汁。

珊瑚珠一百零八颗,青金石结珠、佛头、佛塔,黄绦系银镀金点翠背云,嵌红宝石,碧玺坠角。绿松石纪念三串,碧玺坠角。按清《会典》规定,自皇帝、后妃到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方可配挂朝珠。此件朝珠所选珊瑚珠一百零八颗大小如一,颜色鲜艳,圆润而有光泽,是按十二各月,二十四各节气,七十二侯,为一年的说法,总数定为一百零八颗。

清中期翠玉莲子形十八子手

图片 19

图片 20

珊瑚朝珠

为什么清朝皇帝和官员们都戴佛珠。我国历史上,除了清朝皇帝没有哪朝皇帝戴佛珠,为什么清代皇室爱戴佛珠呢?

观点四:十八子手钏的出现,让珠饰成为富贵身份的装饰品,从此成为一种具有中国文化特征的珠宝首饰,自明清兴起至今,历经三百年长盛不衰。

后元时期在朝廷的影响下,不少佛教信徒和皇宫贵族们,开始在手串上面加上了各色的装饰,这让他们在相互攀比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以108颗蜜蜡珠精制而成,蜜蜡色泽亮丽、珠圆色润,打磨光滑,品相完好,每27颗蜜蜡珠之间穿入一颗绿松石珠,分珠共有4颗。四颗分珠珠身镂刻团寿纹,纹理细腻清晰,极为华美,做工之精巧堪称经典。此数珠上方两颗结珠呈葫芦形,是数珠的佛头和佛塔,复饰以红珊瑚背云。能以整套数珠全美流传至今,弥足珍贵。

图片 21

清 南红玛瑙朝珠

朝珠是清朝皇帝和官员着礼服、吉服和常服时佩戴的一种装饰物,挂在颈项垂于胸前,是显示身份和地位高低的重要标志之一。朝珠的主体自108颗珠贯穿而成,材质多种多样,有珠石、木质和角牙质等,多为贵重材料。

观点三:108颗佛祖的挂珠在清朝得以发扬光大,发展成朝珠,成为宫廷服饰的标准佩戴品。朝珠礼仪是中国封建王室宫亲佩玉传统的直接转化,珠饰从此成为主流文化

在元明时期蒙古人入关后,他们信奉的宗教是密宗佛教。当时不少王公贵族都佩戴佛珠信佛,而且蒙古人天生就对宝石一类的物品有好感 。

这串数珠以一百零八颗褐色沉香木珠和四颗红色珊瑚珠精制而成,沉香色泽呈亮褐色,打磨光滑,每颗沉香木珠周身都雕刻团寿纹,每二十七颗沉香木珠之间穿入一颗红色珊瑚珠,共有分珠四颗。四颗分珠珠身亦透雕团寿纹,纹理细腻清晰,精细华美,做工之精巧令人称赞。“佛头”、“佛塔”亦以红色珊瑚珠制成,透雕团寿纹,“佛头”下饰有盘长结双坠流苏,整串数珠以沉香木珠、红色珊瑚珠相配而成,素朴静雅中隐着华贵的气息。

朝珠成为宫廷冠服佩饰确立于顺治帝入关后,随着服饰制度渐趋完备,朝珠的制作和佩戴规范也载入乾隆28年编撰的《钦定大清会典》之中,以示郑重。皇帝、后妃、文官五品及武官四品以上,另外侍卫和京官等,均可佩挂朝珠,并且成为皇帝对文武百官的赏赐以示恩重。

图片 22

清沉香木团寿108数

此外,根据亲贵等级对所佩戴朝珠的颜色、数量、珠子和丝绦的质料均作了详细规定,以显示不同的地位。譬如东珠(一种珍稀的珍珠)朝珠只有皇帝、皇太后和皇后才能佩戴,象征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其他人等佩戴或拥有均属僭越,这也是存世东珠朝珠稀少珍贵的原因。

手串和配饰的问题,其实很早以前就有。最早可以追溯到元明时期,这个时候很多朋友就要问了,手串不是起源于清朝的朝珠吗?

清朝乾隆皇帝穿朝服佩戴红珊瑚朝珠标准像

根据清代宫廷后妃肖像画与晚清后妃照片,可发现有一种手串,除了戴于手腕之外,也被悬挂在衣襟扣绊。在佛教传入后,游牧生活的女真族人就有将佛珠挂在衣襟纽扣上的习惯,既方便随身携带,又方便在诵经时捻转记数。因此清代宫廷手串,特意在佛头位置设计了挂扣,方便悬挂在纽扣上佩戴。

朝珠一般的选料是用珍珠、南红、翡翠﹑琥珀﹑蜜蜡等制作。以明黄、金黄及石青色等诸色绦为饰,其中珍珠和明黄色绦只有皇帝、皇后和皇太后才能使用。

清中期象牙珊瑚十八子念珠

佛珠也叫念珠,是佛教徒念佛时用以记数和束心的工具和信物,通常选用香木、硬壳树籽制作,贯穿成串。按照制式,通常可分为持珠、配珠、挂珠三类。

其实,配饰的价格高与低,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形制,看着干净利落,那就是合适的!

清乾隆伽南香金粟寿字十八

朝珠的佩戴方式有严格规定,须将“背云”垂于背部,紧靠后背心,背云长度大约在65至70厘米之间,与清代男子所蓄辫子长度相当。“佛头”在颈后,前胸的珠子以3个结珠作中心对称,“纪念”随朝珠垂于胸前。

图片 23

清黄碧玺十八子手串

佛头两侧又有3串小珠串,称为“纪念”,象征一个月有30天,为上、中、下旬,每串代表1旬。一侧2串,另一侧1串;两串的位置,男在左,女在右。每串有10颗小珠,每5颗为一组,中间有绦相连,下坠嵌有宝石的小“坠角”。

也正是因为如此,清朝的手串配饰,也是公认的形制最多最好看的。直到现在很多人的手串配饰,也都是按照那时清朝的形制。

佛珠里面大有学问

有封号的妇女穿着吉服参加祈谷、先蚕古礼时,只需佩挂一盘朝珠;若遇重大朝会如祭祀先帝、接受册封时,必须穿着朝服并佩挂三盘朝珠,历代皇后和太后的画像中也是如此。而男子在任何场合只佩挂一盘朝珠。

图片 24

碧玺取材颜色极品,乃碧玺中最尊贵之双桃红,粉艳浓郁。翡翠隔珠、佛头,配有盘长纹翡翠牌及坠角,大粒珍珠及珊瑚、珍珠米珠为饰。此串取材精美,通身色泽浓艳,璀璨夺目。明艳动人,琢磨油润,配色富丽不失典雅,造型细腻而无损大气,乃万中挑一之珍品。

图片 25

关于手串的“返璞归真”其实很难实现,现在配饰价格远远的高于手串本身,虽然让很多玩家抱着排斥的态度,但是配饰比手串贵可真的不是现代才出现的。

佛教传入中土,发展至隋唐才进入繁荣期,佛珠也开始被大量用于中土佛教中。基于因地取材的需要,制作佛珠的菩提子被香木、硬皮树的树籽所取代。按照制式,佛珠通常可分为持珠、佩珠、挂珠三类。持珠,就是佛教徒手中持念的佛珠。这种珠串在文玩圈中俗称手持,其珠数为18-54颗不等,常配有雍容大气的坠饰和流苏;佩珠,即戴在手腕上的佛珠,也就是上面我们说后来发展成手串的念珠。佩珠在文玩界俗称手串,珠数以18颗子珠最为常见,这也与当今文玩手串的珠数相差无几,由佛教佩珠演变而来的手串在清代宫廷里就已经开始流行了。挂珠,即挂在脖子上的佛珠,通常由108颗子珠穿成,并配以佛头、隔珠、弟子珠。

观点一:总体来看,玩珠子的规矩,不外乎是佛珠的沿袭和朝珠的规制。

而朝珠正规化后,也就有了严格的规定。佩戴朝珠由项上垂挂于胸前,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军机处、侍卫、礼部、国子监、太常寺、光禄寺、鸿胪寺等所属官,以及五品官的正房夫人才有资格使用。

清乾隆御制东珠朝珠

东汉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佛教传入了中国,珠串又开始被赋予了佛教的意义,形成了佛珠。佛珠是僧人和广大信众修行的法器,每串佛珠都有其特定的数目,皆有缘由。无规则、无定数的珠串一般不能随便称作“佛珠”,或称“数珠”、“念珠”。

配饰攀比由来已久

这串东珠朝珠长140厘米,主体由108颗圆润晶莹的东珠组成,间以深红致密的上等红珊瑚佛头四枚,每一佛头两侧各附青金石伴珠一枚。顶端佛头下连系缀东珠绿松石佛头塔,塔下以明黄色绦带穿系椭圆形金累丝嵌青金石背云,背云上下各有缀东珠及红珊瑚製蝙蝠形结1个,背云尾端垂缀东珠和金累丝托红宝石坠角。三串记念由绿松石组成,每串10粒,尾端垂缀东珠及金累丝托红宝石坠角。

珠饰带着远古的传奇,历经文化的承传,从古代贵族到明清宫廷,,人们对它的宠爱绵绵不绝,甚至是与日俱增。它们的种类包罗万象,材质无所不有。直至现今,珠光宝气之间珠联璧合,成就了珠饰文化的巅峰。

其实手串在清朝的朝珠出现之前,就已经出现在世界上了,只不过它是以佛珠的身份示人的!

此款手串由十八颗黄色碧玺珠组成,碧玺硕大,颗颗饱满,打磨光洁,色泽温润古朴,颇为难得,间以红色珊瑚珠相隔。“佛头”以红色珊瑚珠制成,佛头下饰有双坠,坠角以蓝色碧玺制成,静雅艳丽,古朴中显华贵。手串以十八颗意同一百零八颗数珠的功能,是便于携带,寓大于小的手串型念珠。其既可以握在手中,也可以挂于衣襟的钮扣上,为诵经念咒时计数之用,持不同材料的数珠诵经,所获功德径相不同。

图片 26

图片 27

乾隆皇帝慧贤皇贵妃冬朝服像

根据史料记载,早在努尔哈赤、皇太极时期,就已经开始奉行支持藏传佛教的政策,并经常把佛珠赏赐给属下,各级官吏将领也把佛珠当作礼品进贡。后来作为清廷冠服佩饰标准的朝珠,其样式就源于藏传佛珠。

随后经过时间的推移,清朝国力日渐强盛,手串配饰在清朝时期到达了一个顶峰。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这反映了人们一种普遍的心理,就是夸耀勇敢,崇尚信仰,显示地位和尊贵。

图片 31

持珠,即在手中持念的佛珠,18颗到54颗子珠不等,常配有雍容大气的坠饰和流苏,在文玩圈中俗称手持。佩珠,即戴在手腕的佛珠,以18颗子珠最为常见,俗称手串,也是清代宫廷手串的原型。挂珠,即挂在颈上的佛珠,通常108颗子珠,并配以佛头、隔珠、弟子珠,也是清代朝珠诞生的来源。

一般来说,在108颗子珠中,每隔27颗穿入一颗不同材质的大珠,称为“结珠”(或分珠、隔珠),颜色与子珠形成鲜明对比。4颗结珠将朝珠分成4部分,用以表示春夏秋冬四季。挂在脖子后面与结珠相连的珠子称为“佛头”,分列两边的结珠称为佛肩,最下面结珠称佛脐。佛头有孔与“背云”相接,“背云”意为“一元复始”,垂于背后。“背云”最下端缀有葫芦形“大坠”,称为“佛嘴”。

图片 32

这种由18子佛珠演化而成的手串,在后宫妃嫔中风靡一时。既可佩于衣服上,也可挽在手腕上闲暇时把玩,而且不受朝珠佩戴礼仪的苛刻限制。

本文由3522vi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